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天心劍訣(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有了決定,秦蕭也馬上行動,將《萬物造化功》和《鴻蒙圖》給了天庭之主他們,百川扶蘇是走劍修道,紅塵客是走力量真意修行體系。

    這兩門功法對他們來說其實沒有多大的作用,最多也只是拿來參悟一番罷了。

    安排妥了這件事情之后,秦蕭便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行之中,開始慘悟《天心劍訣》。

    天心劍訣是直指劍道法則根本的,直達極點,是一條完整的修行之路。

    只是這條道浩瀚寬大,想要參悟其中的法則真諦,很難很難。

    法則的修行,顯然比秦蕭先前的大道修行要難的多,每一步的提升,都不亞于六道合道的難度。

    修行之路就是如此,是一條逆行之路,越往上就越難。

    路是越走越寬,但越走也越艱難,越走坎就越多,挑戰就越多。

    想從一步天尊提升到二步天尊,這可就是一條慢長的道路了。

    像驚陽,算的上是比較幸運的,他也是誕生在一方宇宙,在成就半步天尊的時候被柳河老人偶然之下收為仆從,從此驚陽便追隨了柳河老人。

    從半步天尊到天尊,經過柳河老人的指點,驚陽倒是很快便走出了那一步了。

    但是從一步天尊到二步天尊,驚陽卻足足用了三個宇宙紀元才完成,而且還是在柳河老人這尊古圣的指點之下。

    驚陽,也算是曠世之才了,在他的那方宇宙站到了最巔的存在。

    可是他從一步天尊邁到二步天尊,也依然如此艱難。

    而且來說,驚陽的修行速度在圣域中都算是比較快的。

    很多人努力一百宇宙紀元,一萬宇宙紀元,甚至百萬宇宙紀元都沒有辦法突破一個小境界。

    這樣的例子,在圣域中多的很。

    但再是艱難的道,秦蕭也會義無反顧的去走。

    修行,在于心。秦蕭的心,一直都很堅定,也很冷靜,心如止水,一念如一,心守正天。

    越是在這樣的壓迫下,危機下,秦蕭的心卻是越冷靜,越能夠看透許多東西。

    此時秦蕭的心,沉于天地,沉于宇宙,沉于最純最凈的一份心靈世界之中,沉浸于這天心劍訣的廣袤浩然世界之中。

    站的越高,看的越遠。境界越高,眼界也越高。

    以秦蕭現在的眼界來看‘心’的話,自然就有了許多新的感覺,新的層次,新的認知。

    心,發生了變化,在無形之中竟然開始蛻變。

    心的變化,無形中也帶動了心力的道。

    不過心力秦蕭早已經修練到了第六層,此時再有變化也只是一些小的提升罷了,只是感覺心力氣路更寬了一些,并沒有大的突破。

    不過心力第六層,也只是相當于宇宙之主的層次罷了。

    心力的路,暫時秦蕭也走到了他所知道的極限了,心力石上記載的極致。

    不過秦蕭清楚,心力第六層還僅僅只是心力道的一個開始罷了,甚至連開始都算不上。

    正如圣域的一句話說的那般:不入天尊皆螻蟻。

    不達天尊之境,那皆是螻蟻罷了。心力第六層,也還只是宇宙之主的層次,根本沒有達到天尊之境。所以在圣域,也只是螻蟻的境界罷了。

    但再往上,要怎么修行,秦蕭暫時也沒有頭緒,沒有摸索出心力的路出來。

    心力,倒并不是秦蕭主要修行的路,只是觸類傍通吧,附帶的修行一二便是。

    心力的路已經沒有了頭緒,秦蕭倒也沒有去多想,繼續的回歸到自己的道路上來,參悟著天心劍訣。

    越是參悟,秦蕭也越是發現了一個問題。

    “奇怪了,劍道法則,劍修道——這兩者之間,怎么感覺聯系非常的密切?都是走劍的道,但劍修道是一個完整的修行體系,而劍道法則只是大道法則中的一個小支,六道法則之一。”

    “感覺這兩者之間,有諸多相似相通的地方,但相差卻是天壤之別,這是為何?”

    這個問題,其實之前就讓秦蕭很疑惑,只是沒有多想罷了。

    現在秦蕭走到了劍道法則的道路,站到了更高的層次,看到了更多的東西,這樣的疑惑也就變得更加的強烈了起來。

    這個問題,確實是讓秦蕭很不解。

    心中思忖了一番不得結果之后,秦蕭索性的找驚陽來問起了這事。

    驚陽應該見多識廣,或許知道這些情況。

    不過驚陽卻是搖了搖頭,道:“少主,其實我也一直都有這方面的疑惑。先前我也是問過老主人的,不過老主人也沒有多解釋,只是說越往后就越看的出來這兩者之間的本質區別的。”

    “當然了,劍修道和劍道法則之間的內在聯系還是有很多的,兩者之間也確實是有許多相同相通相似之處。但兩者最大的區別,應該還是在本質的問題上吧。”

    “本質的問題上?”秦蕭還是很不解的問道,這個本質的問題又指哪方面的問題呢?

    驚陽-->>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
北京赛车p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