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劍馭雙印(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張御方才把意念集中到“劍馭”章印之上,就見其上一陣光芒隱動,化變出來兩個稍小一些的章印,內中分別是“劍”、“馭”二字。

    這樣的情況他也是第一次遇見,心中有些意外,好在渾章里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自身的技巧和能為之上的,故是他念頭一轉,立時就明白了這里面的緣由。

    在劍馭這門技巧之上,實則有著兩種變化。

    “劍印”是著力于劍器本身。

    他手中的這柄夏劍是一件法器,在經過上一次斬殺夭螈之后已,與他已有了一定層面上的溝通,這同樣也算是一種技巧,故他只要愿意繼續往這方面努力,并付出神元,那么就可以進一步增進人與劍之間的聯系。

    而“馭印”則相對簡單多了,就是加強他對劍理的掌握以及對劍器的適應力。

    這是意料之外的變化,以他現在剩下的神元,只能觀讀其中一個。

    該是選擇哪一個呢?

    他想了一想,單就大道渾章而言,無論是之前的“語韻”還是“雷音”,在投入神元后,都是在原有的基礎上提升,把原本有些粗糙的技巧打磨得更加圓潤純熟,但前提是他自己已經大致熟悉了里面的關鍵和竅訣,這就不像玄章了,還有意念引導,那些本來并不屬于他的知識,是不會憑空多出來的。

    還有一個,因為他的身軀體魄已然達到了極限,就算加強了對劍技的運用,也仍舊是屬于凡人的范疇,戰力的提高并不見得理想。

    “劍印”則就不同了。

    按照他老師的說法,人一旦與劍器的溝通加深,就可以生出種種神妙來,盡管這并不是屬于他本身的能力,只是仰賴于法器,可是現階段他需要的只是能夠自保的力量,在神元還有外來補充的前提下,選擇此印其實更好。

    心意定下后,他果斷目視那劍印,意念傾注,轉瞬之間,就有微微光華在上映現出來,并反照到了的他身上。

    初時沒有什么特別感覺,可是過了一會兒,他的心神之中就浮現出一種奇異感覺,好似這屋內有另一個氣息存在著,并且與自身的呼吸保持著一致的節奏。

    他站起身來,來到西墻邊上,看向了那懸掛在上的夏劍。

    那氣息正是從劍身之上散發出來的。

    他伸手出去,將之拿住,只一接觸,就感覺此劍好像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且那劍身竟是輕盈無比,幾如一根羽毛般毫無分量。

    原本此劍在他手中時,每當呼吸相合的時候,就隱隱覺其好像隨時會脫手飛去,現在這種感覺則更是濃烈。

    他想了想,就來至居所的后院之中,這里栽種著不少青竹,在微風拂動之下,竹葉發出沙沙聲響。

    他把手輕輕搭在了劍柄之上,這個時候,劍鞘似乎輕輕顫動了一下,抬頭再觀,只見三尺之外,有半截青竹滑落了下來,斷開的地方切口光滑無比。

    他眼中泛起一絲光亮,剛才他根本沒有去主動揮劍劈斬,只是心念有所起,這夏劍就自行斬出,繼而歸鞘了。

    他感覺了一下,剛才雖然他沒有動用氣力,但這里也不是沒有付出,損耗主要是在心神之上。

    但這沒也什么關系,只要稍作調息,就不難恢復,對此他還是較為滿意的。

    而且那“劍印”之上的光芒還未有達到頂點,這說明以他現在的體魄,后面還有一定的提升余地,那么再觀讀下去,說不定當真可以做到呼劍騰空,斬人于動念之間。

    可此刻是無法繼續了,因為原本積蓄的神元差不多已是耗盡。所以下來他需要做的,就是去找尋更多帶有源能的物品。

    他思索了一下,最近的目標,無疑就是位于玄府門前的那座雕像了,那上面所具備的源能似乎不少,可隔著一段距離的話,就算他一直待在下面,也至少需要兩三天甚至更長時間才能將之吸攝干凈。

    除非能直接接觸。

    但這樣做很可能會導致這座雕像的崩毀,那樣動靜就太大了,畢竟雕像距離玄府委實太近,會否引發什么后果實在不好說。

    當然,這里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

    他的專學是古代博物學,必要的時候,大可用考證的名義的前往,嗯,順便還可以把鄭高一起叫上,做一個掩護,這樣就能加快收取速度。

    好在這件事并不是十分迫切,他還有時間慢慢思考。

    回了內堂中后,他將夏劍重新掛到了墻上,而后拿出紙筆,憑著記憶中的印象,將自己所見玄府正門和局部畫了下來。

    在他的筆下,玄府門庭開闊,殿閣高聳,-->>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
北京赛车p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