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出手(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那么,就祝我們合作愉快了。”蘇安然微笑著起身,緩緩說道。

    “自然。”金錦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然后他也跟著起身。

    蘇安然沒有再說什么,他單手提起屠夫,就這么背回到后背上,然后邁步離開石亭。

    整個過程,金錦都是面朝著蘇安然,微微低頭,看起來似乎是在表現出弱者對強者的恭敬。

    蘇安然似笑非笑的望了一眼金錦,然后徑直朝著院門走去。

    臨出門時,他才又開口說道:“今夜不管發生什么事,希望你們都不要離開這個院落。……最好,當作什么都沒看到,什么都沒聽到。”

    金錦點了點頭,沒有開口說話。

    最后,蘇安然又望了一眼蘇小小。

    這個少女,給他的感覺非常不一般。

    尤其是她手中那柄佩劍。

    那竟然是一把沒有護手的直劍,就跟煞劍氣一樣。

    但與之不同的是,這把劍的劍身只有薄如蟬翼的一小片,而且整柄劍幾乎是完全透明的——在蘇小小拔劍之前,蘇安然甚至沒有發現這柄劍的存在——可偏偏它的質地卻又異常的堅硬:蘇小小拿著它在全力施為的情況下,它的劍尖直接撞上屠夫的劍身后卻居然沒有崩碎。

    能夠擁有如此利器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呢?

    最后,蘇安然收回目光,轉身離開了這個院落。

    沉默寧靜了數秒后,院落中的三人竟是不約而同的松了一口氣,彼此竟是有一種死里逃生般的慶幸感。

    至于賀武,早就昏厥過去了。

    殷琪琪此時急忙跑到金錦的身邊,柔聲說道:“你沒事吧?”

    “沒事。”原本臉色正常的金錦,此時也因為松了口氣后,緊繃著的精神徹底松懈開來,竟是產生了一陣眩暈感,整個人都不約而同的踉蹌數步,若不是殷琪琪急忙扶住他,怕是此時金錦就直接跌倒在地了。

    此時伸手一扶,殷琪琪的臉色一呆。

    她所觸及的金錦后背的右手,竟是一片濕潤。

    殷琪琪轉頭一看,才發現金錦的整個后背不知何時居然都被汗水浸濕了。

    原來他剛才一直面朝蘇安然,是在害怕被蘇安然發現他的后背衣裳已經被嚇到濕透!

    “沒事的。”金錦輕輕的拍了拍殷琪琪的手,盡管臉色蒼白,卻還是露出了一個足以讓殷琪琪安心的微笑。

    “我也站不穩了,你為什么不過來扶我。”蘇小小氣哼哼的說著。

    “去吧。”在殷琪琪的攙扶下,重新坐回石倚的金錦,搖頭笑了一聲。

    殷琪琪應了一聲,然后才回來攙扶著蘇小小,滿臉的寵溺與無奈:“你啊你。”

    “我也被嚇壞了好不好。”蘇小小開口說道。

    “我還真看不出來。”殷琪琪掃了一眼蘇小小,然后才把她也攙扶到石亭。

    “我們接下來,怎么辦?”殷琪琪開口問了一句。

    “還能怎么辦,等著唄。”蘇小小撇了撇嘴,“我們四個人,就算加上整個田家,恐怕都不是那個怪物的對手,所以別想些有的和沒的了。”

    “你剛才那一劍……”

    “沒用。”聽到金錦提起剛才的情況,蘇小小的臉色也變得認真起來,“那一劍,已經是我眼下的巔峰了,再來一次我能不能夠施展出來都說不準。……可是你們也看到了,過客只是輕描淡寫的抬了下手,就擋下了我神鬼莫測的一劍。”

    “看來過客先生手中那把劍,也不簡單。”金錦摩挲著下巴,皺眉沉思,“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你的云隱無效。”

    “師父說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能夠得到云隱的認可本就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以我目前的實力,是不可能真正的發揮云隱的威力。”蘇小小對于那一劍的失利,反倒是沒那么在意,灑脫至極,“事實上,剛才我福至心靈的那一劍,收獲可是不少呢,讓我頓悟了不少以前沒想通的事。”

    “居然還有這種收獲?”殷琪琪發出一聲驚嘆。

    “是啊,我自己都沒想到。”蘇小小點點頭,“不過現在一時半會間,我也沒辦法整理清楚這些思緒,我得等出去后,再去找師父請教一下,下次我說不定就能直接突破聚氣境了。”

    “都說百日筑基,你還沒百日,就有此等修為已是非常了不起了。”金錦搖搖頭,“欲速則不達。”

    蘇小小翻了個白眼。

    顯然,她完全沒有把金錦的話放在心上。

    不過金錦對此也只是搖頭一笑,并未重復再提。

    事實上,他們這個小團體的四個人,每一個都可以說是天之驕子,他們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自己要走的道,所以不會輕易聽信別人的指點,最多也就是參考一下而已。

    但蘇小小作為一名耿直且頭鐵的劍修,她的性子直來直去習慣了,就更不可能聽從金錦的這些話了。

    “一會等賀武醒了之后,就讓他去和田家說一聲吧。”沒再理會蘇小小的情況,金錦轉而開口說道,“至于我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
北京赛车p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