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機遇(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蘇安然現在是相信,無限流都是危險與機遇并存的世界了。

    以世子等人的實力而言,他們想要打聽到這個墓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們或許可以入侵村落祠堂底下的墓穴,從中發掘出一些線索和收獲村落里的祖傳功法。但是其中的環節,只要錯了一步的話,那么等待他們的就是萬劫不復的下場。

    而就算僥幸沒被村落里的人發現,可是一旦被人發現祠堂遭外人入侵,整個村子就會立即開始戒備,之后世子等人也就休想從村民口中問到關于遺跡的事——或者說,在掌管祠堂的村落長老沒有死亡之前,絕對不會有人敢說出遺跡的事。

    所以歸根結底,如果沒有蘇安然的橫插一手,只靠世子等四人的實力,他們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就獲取關于這個遺跡的消息——按照蘇安然推測的正常流程,如果是以武力來解決尋找答案的話,那么他們很可能要出兩、三條生命作為代價。而如果是選擇比較穩妥的方式,那么他們很可能直到回歸,也無法發現這個遺跡。

    這些,都是屬于“冒險”的部分。

    而在這個遺跡里,世子、劍神、天師等人,都各有收獲,這就屬于“機遇”的部分了——并不是直接獲取的收獲,而是依舊需要依靠自身的悟性,乃至自身的經驗、閱歷、見識等等來進行判斷。

    天師和劍神,便都屬于悟性較高的那一類。

    而世子……

    蘇安然搖搖頭,已經有點不像搭理這個小時候恐怕腦門不僅被夾過,腦袋恐怕還被拍扁了的蠢貨。

    他現在已經有些同情,劍神和天師兩人居然攤上了這么一個隊友。

    而且這個隊友,不僅沒有自知之明,還偏偏以隊長自居。

    如果有一天,蘇安然聽到劍神和天師跟著世子一起死了的消息,他恐怕都不會感到驚訝。

    “這個遺跡,應該沒有其他有價值的東西了。”

    趁著天師和劍神兩人還處于頓悟的狀態,世子在這個密室里逛了一圈。

    不過看他臉上的神色,顯然并沒有什么收獲。

    “恐怕密室就是為了保護這四塊石碑而封閉起來的。”

    對于世子的說法,蘇安然不置可否。

    如果不是擔心把那塊石碑拆下來可能會破壞上面蘊藏著的某種力量,蘇安然都想把整塊石碑直接拆下來,然后一起帶走。

    眼見世子已經沒打算繼續閑逛,蘇安然倒是開始查看起周圍那些雕像來。

    他雖然已經知道,這個密室里雕刻的人都是魔門的大人物,但是實際上也只認得一位劍魔而已,至于其他人全都不知道。若不是當初黃梓在提到屠夫時,稍微聊過它的前幾位主人以及一些相關的衍生知識,蘇安然甚至還認不出這些。

    兩位魔門護法,八位魔門金剛。

    蘇安然倒是看到其中有一位是女的,其他都是男的。

    而這位女性的地位,顯然并不低,因為她的位置與劍魔并列位于魔門門主的最前方。但是她的神態,卻是要比劍魔更加謙卑許多,甚至從她望向魔門門主的神情上,蘇安然都能夠感受到一種狂熱。

    看到這里,蘇安然的內心卻是突然微微一動。

    因為他想起了劍魔的雕像。

    這兩位護法的雕像,臉上的神態都要比后面八位金剛更加活靈活現——八位金剛,他們的目光都只是望著地面,看起來多少顯得有些呆板。唯獨這兩位護法,一位是看向右邊的第四塊石碑,一位則是……

    蘇安然順著這位女性護法的目光,然后便看到了站立在中間,面對著石門的魔門門主。

    似乎是想到什么,蘇安然快步走到魔門門主的雕像前,然后抬頭而望。

    這一次,他果然發現了一些不太一樣的東西。

    魔門門主雙眼的眼瞳位置,本來應該鑲嵌有某種東西,或許是一對寶石,也或許是別的什么東西,但是體積肯定是圓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充當一對眼瞳。

    但是現在,這對充當眼瞳的東西卻是消失不見了,這就導致這位魔門門主的雙眼看起來非常的黯淡無神,與雕像整體的那種威嚴風格截然不符。

    如果換了其他雕像,蘇安然或許不會有這種感覺。

    但是作為整個密室內唯一一個算是完工的雕像,那位技藝高超的雕刻師絕不可能犯下如此錯誤。

    那么唯一的解釋,就是村民們認知中的那位獵戶,拿走了這對寶物。

    “我問你們一個問題。”蘇安然突然轉過頭望向世子,“你們進入到這些世界時,別人是怎么看你們的?”

    “什么意思?”世子有些茫然,不明白蘇安然問的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說,你們的身份!”

    “身份?”世子楞了一下,然后才反應過來,“我們每一次進入不同的世界時,都會獲得一個不同的身份。像在這個世界里,我的身份就是一名途徑村莊的散修,而劍神、天師其實也都和我差不多。……換一個世界,就等于是換一個身份,但是如果我們重復往來于這個世界的話,我們的身份則不會有所改變。”

    蘇安然明白了。

    這一點,和傳統的無限流設定是一模一樣的。

    每一位無限流世界的參與者,在進入世界時,都會有一個符合他們身份的形象設定。

    在其他參與者的眼里,這個形象僅僅只是一個說明;但是在這個世界那些土著的眼里,這個形象就是真實的。

    “那名獵戶,恐怕不是村里的人。”蘇安然低聲說道,“他跟我們一樣,都是參與者。”

    世子雙目圓睜,一臉的難以置信。

    但是很快,他就反應過來:“難怪這名獵戶會離開村莊,從此不再回來。那是因為,他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蘇安然望向魔門門主的雙眼位置,沉聲說道:“恐怕還是一位帶走了密室所有寶物的人。如果不是這些石碑的力量還存在的話,只怕我們這一次是白跑一趟了。”

    世子表情顯得有些錯愕,然后又變為無奈之色。

    他本以為自己等人獲得的關于石碑的感悟,就已是此行最大的收獲,卻沒想到也不過只是拾人牙慧而已。

    于是,他很快就失去了談興,整個人都顯得悶悶不樂。

    不過蘇安然顯然也沒有和世子這種人交談的興趣,他依舊還在思索著不同的問題。

    例如,自己出現在這里的原因。

    例如,這個世界到底是怎樣-->>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
北京赛车p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