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過客(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蘇安然老早的時候,就已經發現有人秘密旁觀自己的戰斗了。

    當然,這并不是蘇安然的直覺有多么的敏銳,純粹是因為對方離得太近了——對方大概是覺得,只要趴在屋頂上足夠小心的話,就肯定不會被人發現,卻不想蘇安然的神識范圍是半徑十米,在躲避幾名對手的圍攻時,蘇安然躲閃的方向恰好把這幾名躲在屋頂上的人都納入了神識感知范圍內。

    最開始,蘇安然還以為是準備偷襲的敵人。

    可是直到對方離開后,蘇安然才意識到這三人是誰。

    于是,他也無心繼續和那些村民糾纏——對于蘇安然而言,虐菜一點意思都沒有。

    所以很快,在擺脫了那些村民,或者更準確點的說法,在將那些村民都殺得膽氣盡失,落荒而逃后,蘇安然的轉身離開反而讓那些村民都松了一口氣。

    然后,在村外的小樹林里,蘇安然終于看到那三名無限世界的參與者。

    他覺得雙方之間可能存在一點小小的誤會,而且自己既然是修為境界比他們高的高手,那么自己先釋放一些善意的話,或許有助于接下來的交談。

    所以,蘇安然毫不猶豫的現身了,并且露出了一個自認為足夠迷人和友善的微笑:“總算找到你們了。”

    但問題是,蘇安然忘了現在自己的形象。

    渾身破破爛爛的,細碎的傷口幾乎遍布全身上下,自己的鮮血、敵人的鮮血,將他徹底染成了一個血人,就如同從修羅地獄里走出來的猙獰惡鬼一般。

    于是,在蘇安然露出自認和善的微笑后,三人組隊伍里的唯一那名少女,直接嚇暈過去了。

    蘇安然的笑容瞬間僵住。

    這一幕落在另外兩人眼中,就顯得更加的恐怖了。

    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

    “我沒什么惡意。”片刻后,蘇安然覺得自己不開口說點什么似乎不行了,于是很是無奈的說道,“我是人。”

    他現在正茫然著呢。

    師姐不知所蹤,自己也不像他認知中的無限流那樣能夠獲得明確的提示,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行動。所以好不容易遇到幾個無限世界的參與者,蘇安然還打算從他們這里獲得情報呢,可不想對方二話不說就和自己對剛。

    他總覺得,那個少年就是這種類型的鐵頭娃。

    當然,蘇安然也沒有想到,那個少女會慫成這樣。

    直接嚇暈是什么套路?

    真是給仙俠世界的廣大修煉者丟臉!

    “人?”世子楞了一下,然后才猛然醒悟過來,“你也是……”

    蘇安然看到對方話說到一半就頓住了,就已經意識到對方想說什么了,于是便開口說道:“我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裝在棺材埋在地下,我都不知道什么情況呢。好不容易才從地底爬出來,結果就遇到一個瘋子的襲擊。”

    “那不是……”劍神似乎開口想說什么,但是被世子迅速拉住。

    世子覺得,劍神和天師兩個人天賦是不錯,可這兩人由于年紀小,不僅沒有閱歷和經驗,甚至連情商都不夠——看看天師,直接就嚇暈過去,以后還怎么放心把后背托付給她?還有劍神,這情商已經沒救了,世子可不相信對方沒有看到之前和大叔在一起的自己等人,可對方沒有明說出來,顯然是在找個臺階給雙方下臺,劍神要是把話說得太透徹,那不就尷尬了。

    世子覺得,自己遲早有一天要被他們兩個笨蛋害死。

    蘇安然老早就注意到世子的動作,此時自然也很樂意裝作沒聽到劍神的話。

    “……之后我從那個墓穴逃出來后,又遇到一群人襲擊,我都搞不懂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蘇安然給自己設定的人設,就是稍微有點實力,可畢竟還是第一次進入這類世界,自身一點經驗也沒有,正處于茫然的狀態,急需有人幫忙解釋——雖然事實上蘇安然的確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但要說完全沒有經驗的話倒也不盡然,只是他現在還不清楚自己所掌握的經驗有多少是正確的,又有多少是可用的。

    “你,是第一次進入這個世界?”世子開口詢問道。

    “是啊。”蘇安然點了點頭,然后臉上很配合的露出愕然的神色,“難道你們……不是?”

    “我們已經進入四次了。”劍神在一邊說道,臉上還露出身為前輩的驕傲。

    世子的眼里流過一抹無奈。

    “四次!”蘇安然很配合的表現出驚訝的神色。

    該配合的演出,他從來就不會視而不見!

    這可是一個好演員的自我修養準則。

    “是的。”劍神點了點頭,“不過一般第一、二次進入,都會有一個引導者。”

    “引導者?”蘇安然眨了眨眼,這個名詞倒是讓他覺得有些陌生,不過他猜測應該是類似于老玩家一樣的角色,專門負責帶新玩家迅速適應無限世界,“那是什么?”

    “咳。”世子清咳了一聲,阻止了劍神打算說出口的回答。

    蘇安然的眼神,不由得望向了世子。

    此時他雖然心中有些遺憾不能套到更多的話,不過對于這三個人的基本性格,倒是已經摸得差不多了。

    領頭的年輕人,見識和閱歷都算不錯,而且雖然已經竭力隱藏,但舉手投足間都給蘇安然一種類似于青玉、敖薇那樣的風格習慣,這一點讓蘇安然猜測對方很可能是出身于某個世家大族的子弟。

    持劍的少年,心性跳脫,有一腔熱血和勇武,然而不管是社會經驗還是閱歷,明顯都不夠。而且明顯還有著屬于少年的虛榮心,是屬于被人幾句話就能把內褲的顏色都透露出來的類型。

    至于另一位同樣年紀不大的少女……蘇安然默默的收回從她身上一瞥而過的目光:膽小鬼。

    “我們具體也不知道引導者是什么,但聽之前負責引導我們的那位引導者所說,似乎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為引導者。”世子緩緩開口說道,“好像是需要經過一定的歷練還有考核什么的,反正聽起來目前是與我們無關的。”

    蘇安然知道,對方說的話是八分真兩分假。

    他肯定知道什么是引導者,也知道如何成為引導者,只不過不想說得太清楚而已。

    不過這些東西,對于蘇安然而言,吸引力都不大。

    他師姐可是能夠隨意拉人進入無限世界的存在,他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去問王元姬不是更快嗎?

    “對了,還沒自我介紹。”世子迅速轉移話題般的開口說道,“據我們的引導者說,在這個世界沒有人會用真名,一般都是取一個自己喜歡的名號來稱呼。你可以稱呼我為世子。這位是劍神,這位是天師。”

    順著對方的稱呼,蘇安然知道少年是劍神,而躺地上昏迷著的是天師。

    從這一點上看,倒是能夠一下子就判斷出對方的修煉功法。

    蘇安然內心微微搖頭,果然兩個少年還是太年輕了,經驗太少,遠不如這個自稱世子的人滑頭——他取的這個名字,有多重意義,想要第一時間就判斷精準難度很大。甚至于,想要借此去調查了解對方在外界的身份,也同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相反,兩個少年就目標明確許多了。

    一個是劍修,一個肯定是與道宗術法一脈有關。

    “如何稱呼?”世子笑著問了一句。

    “就叫我……”蘇安然想了想,然后才說道,“過客吧。”

    “過客?”世子眉頭微皺,然后抬頭望了一眼蘇安然。

    他剛才那話,有不少的語言陷阱。

    先是開口說出名號的概念,然后才點明自己等人是世子、劍神、天師,這就很容易給人一種取名號都會盡量貼近自己的修煉路數或者宗門世家的印象。他之前憑這手段,成功獲取了后面兩次歷練世界的隊友不少資料,其中有一個甚至還被他鎖定了外界的大概身份。

    只可惜,那名被他鎖定了外界身份的人,在上次歷練行動中隕落了。

    可這一次,他的這個路數卻沒有成功。

    蘇安然看著世子變幻的眼神,內心不由得搖頭,虧他之前還高看了世子一眼,現在想來也就不過如此,因為這個人實在是有些急功近利了。那種低劣而簡單的心理暗示,對付什么都不懂的萌新固然是可以成功,可用在自己身上那顯然是不可能成功的,畢竟蘇安然覺得自己別的方面可能不行,但嘴炮能力恐怕還是鮮有敵手的。

    而嘴炮最重要的一點是什么?

    就是混淆視聽。

    所以這心理暗示和語言誤導的能力,肯定是要點滿的。

    “你的任務是什么?”劍神看世子突然不開口了,他不由得開口問道。

    “任務?”蘇安然繼續裝傻,“那是什么?”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
北京赛车p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