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起……風了(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你是說,他能夠凝聚出十四柄血紅色、外觀如同長劍一樣的劍氣,并且還可以利用這些劍氣進行布陣?”

    一名坐在一張金色寬大高椅上的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這名中年男子穿著一套樣式繁復的藍黑色冕服,但是上面并沒有繡著十二章紋,而是九條張牙舞爪的神龍——兩側長袖各一條,左右衣肩上各一條,下擺兩側也各有一條,后背則是雙龍奪珠圖,前襟是一條盤踞于云端露出正面的金龍。

    從服飾的華麗程度,以及中年男子那不怒自威的威嚴神色來看,他的身份只有一個。

    妖盟八王之一,碧海氏族的大圣,碧海龍王,敖天。

    這是一間寬敞、明亮且裝潢奢華的大殿。

    但此時在大殿之上,除了正坐于大殿正中首座的碧海龍王之外,就只有站在龍王面前的碧海氏族的小公主。

    敖薇。

    她離開癲狂意識世界的時間比蘇安然等人更早,所以她的時間流速恢復得自然比蘇安然和青玉更快。

    此時,差不多已經距離她離開幻象神海有七天的時間了——這個時間段,蘇安然與青玉才剛剛返回到那個死寂的浮島,正準備尋找出口離開那個癲狂的意識世界。

    “是的,看起來有點像靈劍山莊的劍氣陣,但是似乎……又不太一樣。”敖薇不明白之前和蘇安然交手的時候,為什么會被壓制得死死的,她的所有手段全部無效,此時正在請教自己的父王,“而且他的那個劍氣陣布下之后,我的凝水訣就無法起作用了,所有的水蛇……”

    “他的那個劍氣陣,是不是由外八內六一共十四柄血色劍氣組成,你利用凝水訣凝聚的水蛇在進入到他的陣法范圍時,神識感應就會被切斷?”老龍王敖天開口詢問道,“而且不僅如此,當他將那些與你失去聯系的水蛇破解時,他的速度和力量等,都有一種明顯的提升?”

    敖薇一臉的驚訝,但還是點了點頭,道:“是的!父王您知道?”

    “那是《煞劍訣》。”老龍王沉聲說道,“他應該是把《煞劍訣》修煉到第二層了,可以凝聚出二十一道煞劍氣……不過只放出十四道的話,要么就是受傷了,要么就是……”

    后面半句,老龍王沒有說出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女兒心高氣傲,怕說出來傷到她的自尊心。

    “他在和我交手之前,已經和羅娜交過手,羅娜似乎毀了他幾道劍氣。”

    “煞劍氣的凝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老龍王點了點頭,然后緩緩說道,“他想要重新補完損失的煞劍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過他確實非常小心謹慎,這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

    看到自己的女兒似乎不太明白,敖天才解釋道:“煞劍氣非常的特殊,它是以七為倍數。所以只是單純的摧毀幾道煞劍氣,對他造成的影響并不大,可一旦損失七道以上的煞劍氣的話,那么他的神識就會遭到重創。他修煉到第二層《煞劍訣》可以凝聚二十一道煞劍氣,但是他只放出十四道組成‘正反劍域’的話,就證明他很清楚如果再有劍氣被摧毀的話,他會承受到什么樣的后果了。”

    “正反劍域?”

    “第二層《煞劍訣》有三種劍氣陣,分別是由七道煞劍氣組成的血色劍壁,這是一種防御手段,七道劍氣為一體,只要破了屏障,就等于同時攻破七道劍氣。”敖天緩緩開口說道,“第二種則是由十四道煞劍氣凝聚的正反劍域,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劍氣陣,除非你的神識強度比布陣者更強,否則的話所有由神識在闖入劍陣的范圍時,都會受到干擾。”

    “所以我的神識才會被切斷?”

    敖天老龍王點了點頭,道:“你修煉的凝水訣是真氣溝通水元凝聚塑造成型,并依靠神識牽引來鎖定目標發起攻擊。但本質上對神識的凝練并不強,所以會被切斷也很正常。面對修煉了《煞劍訣》的劍修,當他們布下劍域時,最正確的應對手段要么是就是以更強的神識操縱術法或者法寶進行攻擊,要么就是利用武技來解決對手。”

    “所以當初如果我深入他的劍陣和他交手的話,反而會有勝算?”

    “沒有。”老龍王搖頭,“你只會凝水訣,是對付不了他的。……《煞劍訣》可不是神海境修士能夠修煉的功法,這名人族修士必然還有其他特殊之處。”

    “他還有一柄重劍。”敖薇驚嘆于父王的見多識廣,只是知道了對方的功法,就推斷出對方還有其他特殊之處,“那柄重劍的劍身銹跡斑斑,差不多有這么寬和這么長……”敖薇比劃了一下,看得敖天有那么一瞬間的懵逼,“而且這劍,還會……讓我的生命力不斷流逝,我幾乎……”

    “讓你的生命力不斷流逝!?”

    聽到劍的長度和寬度時,敖天就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而當他聽到重劍的特殊能力時,他就已經猛然站了起來:“屠夫!這怎么可能!”

    “屠夫?”敖薇一臉茫然,這是那把劍的名字嗎?

    老龍王看了一眼自己這位小女兒:“你不知道很正常,自三千年前魔門門主身隕,魔門分裂之后,屠夫就一直在劍魔的手上。但是在一千年前劍神和劍魔同歸于盡之后,屠夫就一直在不同的魔門宗人手上輾轉,一直到五百三十年前,屠夫的道蘊被奪,器靈被毀,最后一任持有者身死后,屠夫就失去蹤跡了。”

    敖薇如今也不過才百來歲,所以對于這件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故事的神兵,自然是不清楚的。

    但她之前就已經猜想到,蘇安然手上那把劍肯定非常的有來頭,卻沒想到來頭居然會這么大。

    “屠夫在那個叫蘇安然的人族修士手上?”

    “恩。”敖薇點了點頭。

    “可知其來歷?”

    “他自稱是太一谷的弟子。”敖薇回答道。

    “女扮男裝?”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
北京赛车pk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