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歸途中的意外發現(1)(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杜驍與燕漓在這個世界待了二十多年才離開。

    他們的任務其實早就完成了,待在這里這么久,主要是為了觀察并及時調整萬星導標塔的母塔與各個子塔。

    十年后,萬星導標塔就完全不需要再調整,運轉狀況越來越好。根據燕曉和杜漓的觀測,這個世界已經緩緩轉向,正朝著本源宇宙前進,如果中途不出意外,大概百年左右就能回歸,并到達萬星宮管轄的星域。

    在萬星導標塔豎起來之后,無論是主世界還是黑街與火域,各種地質與氣象災害都逐年降低,極端天氣基本不再出現,原本越來越大的臭氧空洞也逐漸縮小,眼看著就能恢復完好。隨著自然條件的改善的人類世界的自律,平均每天滅絕一種重物的節奏也有了很大改變,不小瀕臨滅絕的動植物緩過一口氣來,種群開始復蘇,眼看著從絕滅的邊緣被拉了回來。

    這些變化的源頭都是清水流冰和阿爾伯蒂諾,兩人得到了這個世界的天道給予的不少功德。

    這些年里,他們輕松自在地生活著,在環游世界的過程中做做慈善,殺殺惡人,非常悠閑。

    他們帶著從黑街買來的“惡靈探測器”,不但在外面獵殺罪惡靈魂,還會到各國的重刑監獄里秘密捕殺那些罪大惡極卻很快就會出獄的罪犯。

    那些窮兇極惡的犯人明明犯下重罪,卻因找了個見錢眼開、為了名利不顧一切的好律師,或是賄賂黑警察破壞了重要證據,或是由同伙殺害了關鍵證人,最后只是輕判,幾年后就可以獲得假釋或是刑滿出獄,然后繼續犯案。還有一些雖然罪名成立,卻因所在地沒有死刑,于是依然活著,然后假意表現良好,積極謀求假釋,或是收買獄中人員,得到保外就醫的機會,從此逍遙法外,再度享受虐殺無辜的樂趣。

    對于這些情況,法律無能為力,普通民眾憤恨不已,受害者及其家屬更是慘痛不堪。

    清水流冰和阿爾伯蒂諾便朝著這些人下手,方法多種多樣,不拘一格。有些是監獄里忽然有幾大獄霸因口角而發展到打架斗毆,混亂中互相捅刀子,最后同歸于盡。有些是睡到半夜突然急病發作,在睡夢中死去。有些是低頭撿東西或是穿鞋子,突發腦溢血,猝死。有些是偷偷想要越獄,被獄警發現后擊斃。有些是出現抑郁癥傾向,然后在某天夜里自殺。有些則死于跌倒、撞墻、觸電、雷擊、吸毒過量、服藥過敏、偷吃食物中毒、吸入粉塵窒息甚至吃飯噎死、喝水嗆死等等千奇百怪的意外。

    無論調查的人怎么看,這些事情都是當事人自作自受,與旁人無關。清水流冰與阿爾伯蒂諾逍遙自在,收取了許多品級非常高的惡靈,在黑街換到不少特異屬性的天材地寶。燕曉和杜漓將空間世界里的魂域和魔域建設得越來越好,都高興得不行。

    清水流冰早就將手中的所有事業都交給了弟弟歐陽曦,只偶爾回日本,與弟弟一家人和幾位好友把酒言歡。另外,他每年都會去一趟中華聯邦,游覽大好河山,探望成家立業兒女成行的朱霽曄和好友方白石,也看看乾清門旁的“鎮國寶塔”。

    阿爾伯蒂諾等親生兒女成年,就陸續把家業一點一點地移交給他們。同時,他也給了幾個養子不少資產,讓他們可以過豐衣足食的生活。他的養子們都很優秀,在自己感興趣的行業里頗有建樹,并不貪他的產業,反而因為感激他而特別照顧他的兩個兒女。一家人其樂融融,讓他這個大家長特別輕松,放心地帶著伴侶在外面浪,平時很少回家。

    兩人過了二十年好日子,便接到主腦“昆侖”的信號,要他們立刻回歸。他們分別告訴親朋好友,以后會徹底隱居,大概很少再回家,就按照主腦“昆侖”的牽引,離開了這個世界。

    兩人這次附身的身體狀態良好,又沒有死亡,因此并沒有拋棄身體,用靈魂回歸。他們通過黑街到達世界膜最薄弱的地方,乘坐虛空飛艇,在世界膜上破開一條縫,隨即沖進虛空亂流。

    為了盡可能地保護這個世界,杜驍強行使用符道的高級技能虛空畫符,在這片世界膜上打了一層加固的“補丁”,直到精神力耗盡才停止。燕漓給他喂了一顆補充精神力的丹藥,讓他躺下休息,這才駕駛飛艇,朝著本源宇宙的方向飛去。

    所有的主宇宙、主世界和亞空間、小世界以及秘境等空間之外都是虛空,茫茫無際,混亂無比,里面充斥著各種法則,大都殘缺不全,或彼此吞并,或互相絞殺,使得虛空亂流中十分兇險,稍不注意就會被卷入,以各種離奇的方式消亡或者被放逐到不知名的危險時空。

    燕漓開啟了防御系統、探測系統、自動導航系統、-->>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
北京赛车pk官方网站